?幸福的蔬菜_ 一起文章閱讀網
美文,日志,情書,傷感文章在線發布:在線投稿
一起文章閱讀網 > 美文 > 經典美文 > 文章內容

幸福的蔬菜

作者: 小橋流水 來源: 一起文章閱讀網 時間: 2020-12-01 閱讀: 在線投稿

在老家的山坳里, 父親是一個性情木訥的人,本來言語就不多,再加上年輕時外出做工,有次不小心耳朵受傷導致聽力下降,到了五十歲以后耳疾更加嚴重,幾乎聽不到多少聲音了,所以父親變得更加沉默寡言。沒有人再來雇傭干活了,父親整日閑在家里。后來,父親聽說鄰村一個老頭種菜賣菜,一個月也能收入好幾百塊錢,特別羨慕,于是就在家門前的河灘上,撿去亂石除去荒草,開墾出一畝多的菜地,起早貪黑種些時令小菜。菜成熟了,父親就用平板車拉到七里外的集市上去賣。

就這樣,父親成了一名菜農。

我想那些長在田地里的蔬菜是幸福的,因為菜農父親把他所有的時光都給了它們,為它們除草、施肥、澆灌,為它們打杈、搭架,菜成熟了又得黎明起早去收拾、得拉到集市上去賣……整日忙碌得不可開交。可以說父親的每一滴汗水都是為了蔬菜,每一次勞動都是為了蔬菜,蔬菜在他眼里,比兒女還親。如此忙碌,所以父親根本沒有心思和閑空去收拾自己。他的頭發亂糟糟的,還夾雜著許多泥土屑。他干癟的下巴上,胡須就像一片野草似的。有時心血來潮刮一次,也是匆匆了事,刮也刮不干凈,嘴唇上、下巴上還留著一些“頑固派”,讓村里的男人們常常取笑。

父親經常起五更打黃昏地忙碌,睡眠嚴重不足,眼睛里充滿了血絲,再加上衣衫發白,布滿了灰塵,那模樣真叫遢邋……初中的同學們常以此取笑我,說來給我送糧的父親就像瘋子。

我固執地認為,我在班上同學面前遭人取笑,全是因為父親,全是因為那些蔬菜。我從心眼里開始討厭父親、抵制父親,和父親同桌吃飯時,我都坐在離他遠遠的位置。父親見我這樣對他,也無話可說,依舊是默默吃完飯后,就轉身走向菜地……

父親癡迷于種菜,自然種菜的家什特別多,那些掘頭、鐵鍬、鏟子、籃子、筐子、水桶、木棍、繩子和塑料紙,擺放得到處都是,把家里搞得又臟又亂,走路時都得小心被絆倒了。特別是那股農藥味,一年四季都在家里彌漫著。我二十九歲那年還沒找到對象,好不容易提一門親事,姑娘到我家一瞅,立馬就走人了!我很生氣,容不得父親辯解,就將那些破爛玩藝全部扔到門旁的小溝里。惱怒的父親高舉著木棍打我,我叉著腰不服氣,兇恨地瞪著眼睛說:“打吧,打死我算了!”父親愣了一下,緩緩放下木棍,默默將東西撿回來放進雞圈里。

去集市上賣菜的時候,父親從不在街上買飯吃買水喝,日積月累就得了胃炎和結腸炎。這病原本不能忍受饑飽勞困,可父親不在家休養也不去醫院檢查治療,只是到小藥鋪買點藥應付了事。

父親種菜忙碌我是看在眼里的,但我寧愿閑著打牌看電視,也不樂意幫一把。事實上,父親根本也不央求我,我也裝著沒看見。偶而幫父親推一推拉菜的平板車,父親黝黑的臉上堆滿了笑,討好似的說:“別再推了,趕快歇著……”

有一天,母親讓我去菜地喊父親回家吃飯,我遠遠地看見父親頭朝下爬在田埂上。奇怪,父親這是怎么了?嚇了我一跳,趕忙加快幾步上前,近了,才看清,原來是父親在拔地邊的雜草。他滿頭大汗,臉色蒼白,一邊用力地拔草,一邊喘著粗氣……看見這一幕,我頓時說道:“累了就歇歇,飯都涼了也不回去吃飯!”父親看見我,慌忙爬起來,手捂著下腹部艱難地往回走。

回到家后,我將父親爬在地邊拔草的事說給母親聽,母親說:“你爹得了疝氣,只要干重活就疼……你爹的疝氣要做手術,可你爹考慮到做手術又得好長時間不能干活,所以就一直拖延著……”

母親的話,讓我一下子呆住了。只因為少年時一個“丐幫少爺”的外號,使我對父親數十年的勞做視若塵埃,把父親的寬容和仁慈當成無能和懦弱,把父親對蔬菜的愛看成是自討苦吃!而父親,我的菜農父親,為了兒女和家卻隱忍著我的不屑和冷漠,承受著我的鄙視和厭惡!父親腰彎了,頭發白了,步履蹣跚了,可父親仍然一如既往在種菜賣菜!啊,這些蔬菜有這樣的父親去陪伴它們去呵護它們,它們是多么幸福的蔬菜!

我不敢凝望父親蒼老的身影,感覺那是一座偉岸的山峰,彰顯著我的渺小。我不敢注視父親昏黃的眼眸,因為那深陷的眼窩里微弱的溫度,足以將我灼化成水!在吃飯的時候,我低著頭,像做錯事的孩子一樣默默地搬過一把凳子,幾十年來第一次緊緊地坐在了父親的身邊……就像一棵蔬菜,親親地偎依在父親的腳踝……

上一篇:故園秋色 下一篇:落葉

相關閱讀

發表文章
一个人在线观看免费中文,一个人看的www免费,一区二区三区精品视频日本,一本久久A精品一区二区